多地出台育儿补贴政策,鼓励生娃多措并举

发布时间:2022-03-28   来源: 网络    

作者:黄筱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2022年03月23日

  新华社杭州3月22日电(记者黄筱)今年全国两会上,完善三孩生育政策配套措施的话题备受注目。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完善三孩生育政策配套措施,将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费用划入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减,多渠道发展普惠托育服务,减轻家庭生育、养育、教育开销。

  “新华视点”记者了解到,北京、广东、浙江、湖南、吉林、黑龙江等多个省份实施文件,明确提出创建育儿补贴制度,一些地方还有针对性地明确提出了住房等方面的倾斜政策。

多地明确提出创建育儿补贴制度

  自去年以来,多个省份明确提出创建育儿补贴制度。

  去年11月,广东省发布的《广东省公共服务“十四五”规划》提出,积极吸纳国际社会有益经验,探索对生养子女给予普惠性经济补助。今年1月,北京市印发的《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实施方案》明确提出,逐步建立完备家庭养育补贴制度。

  浙江、湖南、吉林、黑龙江等地在新的修订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中明确提出创建育儿补贴制度。比如,浙江省规定,县(市、区)人民政府可以根据当地实际,对三周岁以下的婴幼儿家庭给予育儿津贴、托育费用补助金。湖南省希望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对依法生育第二个及以上子女的家庭创建育儿补贴制度。吉林省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创建育儿补贴制度,不断完善增进生育的设施反对措施;省级财政根据各地制度实行情况给与必要补助金。黑龙江省规定,市级和县级人民政府对依法生育第二个以及以上子女的家庭应当建立育儿补贴制度,边境地区、革命老区育儿补贴可以低于全省平均水平。

  一些地级市及区县的措施更加细化具体:

  四川省攀枝花市公布《关于增进人力资源聚集的十六条政策措施》,对按政策生育二孩、三孩的攀枝花户籍家庭,每月每孩发放500元育儿补贴金,直至孩子3岁。

  甘肃省张掖市临泽县发文规定,对在该县公立医疗机构生育二孩、三孩的临泽户籍常住家庭,二孩每年派发5000元育儿补贴,三孩每年发放10000元育儿补贴,直至孩子3岁。

  市场监测和数据分析公司尼尔森IQ公布的《2021母婴行业洞察报告》显示:多达六成生育适龄人群回应生育奖励金及补贴、夫妻共同产假等设施福利能够提升其生育意愿,其中超过半数希望取得更多生育奖励金、养育及生育医疗补贴。

部分补贴已落地,更多“大讨”陆续释放

  攀枝花市的杨军一家是该市实施育儿补贴政策后,首个顺利申请的家庭。“我觉得这个补贴很好,每个月500块钱虽不算多,但需要补贴小女儿的奶粉、尿不湿等日用消耗品。希望先前还有更多措施实施,为更多家庭打消生育二孩、三孩的现实顾虑。”杨军说。

  有不少受访者提到,有能力、有想法生二孩、三孩的家庭往往并不是因为重视补贴,而是他们从中看到国家释放出来的希望生育的正向信号,“感到国家不会更多注目、反对多孩家庭,切实减轻生育、养育负担,整体的氛围不会向着生育友好关系型社会发展。”杭州市一企业白领孟嘉嘉说道。

  除了部分育儿补贴政策已落地,更多激励“大讨”也在陆续获释。

  新的修改的《安徽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规定,公民拒绝接受绝育手术后拒绝再生育的,其恢复生育手术的费用由受术者所在单位或者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给与补助。

  今年2月,北京市实施《关于规范调整部分医疗服务价格项目的通知》,将16项涉及人群广、诊疗必需、技术成熟期、安全可靠的辅助生殖技术项目纳入医保甲类报销范围,包括宫腔内人工授精术、胚胎移植法术、精子优选处理等。

  江苏省提出,对企业在女职工产假期间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用,生育二孩的给予50%的补贴,生育三孩的给与80%的补贴;减免经济困难家庭入托、入园、入学等费用,有条件的地区可通过发放婴幼儿托育服务消费券等形式,减低家庭养育负担。

  一些地方还有针对地规定了住房方面的倾斜政策。

  北京市提出,未成年子女数量较多的家庭申请公共租赁住房的,可以纳入优先配租范围,并在户型自由选择等方面予以适当照顾。江苏省、安徽省提出,在配租公租房时,对符合当地住房保障条件且有未成年子女的家庭,可根据未成年子女数量在户型自由选择等方面给与适当照顾。临泽县明确规定,对生育二孩、三孩的临泽户籍常住家庭,在该县城区出售商品房时给与4万元政府补助,在各中心集镇等集中居住区购买商品房时给与3万元政府补助。

  实施国家关于优化生育政策的部署,还获得一些企业的反对响应。某农牧业上市公司明确提出,从今年起,员工生育第一胎奖励3万元,第二胎奖励6万元,第三胎奖励9万元。某互联网企业追加生育礼金,分成1000元、2000元和3000元三个等级。

专家建议打好组合拳细化落地政策

  育儿补贴发多少、怎么放,社会各界有有所不同观点和期望。浙江省社会学不会会长杨建华表示,有所不同地区、有所不同收入的家庭对于育儿的拒绝和标准有所不同,明确发多少育儿补贴、以怎样的方式发放合适,需要考虑到多方面的因素精确测算。

  今年1月,浙江省卫生身体健康委在部分育龄人群中积极开展了一项调查——《浙江省3岁以下婴幼儿养育成本调查问卷》。其中一个问题是,“假设政府每个月给生二孩/三孩补贴1000元(自出生于后至3岁),您是否愿意生育二孩/三孩?”

  杨建华说道,对不同经济条件的群体,补贴的意义不同。“对于低收入群体,每月1000元的育儿补贴激励作用相对有限;对于低收入群体,每月1000元的育儿补贴有可能是很最重要的经济支持。”

  多位访谈专家表示,在当前人口生育率偏低的严峻形势下,实施育儿补贴政策很有必要,需要打好组合拳,进一步细化政策,并确保政策贯彻落地。

  杭州市妇女儿童身体健康服务中心主任陈建芬指出,要进一步降低孩子的生育、教育、养育成本,增加年轻人的压力和开销;建设安全、便利、人性化的生育和育儿反对环境,完备普惠性公共托育事业发展,鼓励用人单位为职工提供托幼服务等。

  杭州市计划生育协会负责人表示,育儿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单打独斗的某一项政策很难发挥仅次于起到,需要政策组合拳多管齐下;同时可通过鼓舞手段强化对地方政府的正面引领,进一步研究探索希望生育的有效地抓手。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永康市道明光学股份有限公司人事专员朱美媚建议,建立健全女性生育假成本共担机制,如对女职工超过一定比例的企业给予税收、财政补贴等奖励和优惠;具体生育假期间生育津贴的来源和缴纳标准,由生育保险基金支付,为企业降低成本。

  多位受访人士建议,全面实施家庭发展计划,探寻发展以家庭为单位的低收入、养老、住房、税收和保险体系,有效地提高家庭发展能力。

【责任编辑:侯歆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