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00后败家?超九成用户拼过单,手机数码花销最大

发布时间:2020-05-10   来源: 网络    

五四青年节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联合拼多多发布的《爱人“拼成”青年:00后网购画像报告》表明,多达九成用户网购拼过单,除了追求购物性价比,00后青年还侧重在购物的同时享受社交的乐趣。

该报告基于新电商平台拼成多多上的多达5700万00后用户2019年1月1日至12月31日(直播等部分产品数据取自2020年2月至3月)的用户特征、消费偏好、消费能力等综合信息,共同勾勒出有一幅00后网购消费的画像,描绘出00后青年在网络购物上的引人注目特征:家庭责任感更强劲,注重购物体验,更乐于分享和表达自己,注重性价比。

拼成多多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该平台年活跃用户已多达5.85亿。人民日报新的媒体中心数据表明,拼成多多平台青年用户占到比超过83%。

“背诵了00后,也就读于懂了未来。”在物质生活日益优渥的大时代背景下,00后正以个性化的姿态蓬勃生长,成为不容小觑的新生代经济力量,闪耀在社会舞台。

省钱有道用财有章

数据表明,2019年,拼成多多活跃00后用户超强5700万人,其中,男生占比38.15%,而女生则撑起了大半边天。每月人均消费水平与平台平均水平几乎持平,这意味著00后群体的消费能力,已在日常生活中显露“尖尖角”。

虽然常把“买买买”悬挂在嘴边,但消费数据比口头禅远比更真实有趣:近八成00后拼成多多用户每月消费在百元以下,而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耳机等3C数码商品则拉高了他们的平均消费水平。手机数码、美妆个护、食品零食、服饰鞋包、运动装备,是00后花销最多的五大类商品。其中,81.3%的手机数码订单与32.9%的美妆个护订单来自平台“百亿补贴”专区。

因为大多正处于学生阶段,七成以上的00后每日用于拼多多的时间多于半小时,仅有1.13%的00后每日在线时长超三小时。中午12点至14点与夜间19点至22点,是00后出没网购平台的活跃时段。而对比订单曲线与活跃曲线,则能显著显现出不同的时间属性:中午,00后更多为买而来;晚上,则更多为玩或摆摊而来。

自指出不太会精打细算过日子的00后张雪雨,偶尔也会用拼成多多帮亲戚朋友砍价拼单,她一般不会在上课的间隙登录,但通常只看不卖。“虽然暂时不必须,也能在浏览中体会到生活的乐趣,有时候还不禁开始构想自己未来的样子。”张雪雨说道。

“薅羊毛”小能手的自律与智慧

上大学后,买东西向来侧重性价比的周弘芸,彻底开发了自己“薅羊毛”的技能。去年,她看上的一台点阵美容仪原价超三千,等来优惠活动后,立即用不到三千的价格卖给,还获得了很多赠品。当时的喜悦之情,用周弘芸的原话来形容就是“高兴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她的秘诀,“多留意商家的优惠信息,然后蹲点领券,最后快速下单就能搞定”。

数据表明,00后的珍藏商品数量,较拼成多多平台平均水平高出12%。他们往往不会货比三家,挑选出最心仪的一款进行注目,耐心等候优惠活动的到来。显然,像周弘芸那样,用受限的金钱创造“无限”体验的00后“薅羊毛”小能手不在少数,而“狩猎感觉”,则是他们的特色之一。

“因为钱太不经花上了”,这是00后瑞克对于金钱的人生经验。自称恩格尔系数大于百分之六十的他,除了舍得在吃这件事上花钱,还会毫不犹豫地为自己的兴趣爱好买单:摄影、刺绣、木工,这些都需要花钱,所以他固执二以来就保持着每月储蓄百元的习惯。如今月均零花钱两千的瑞克,自认为是“价格敏感型用户”,对于细小数额的物品可以“放飞自我”,但大数目的消费还是得小心谨慎。

年初,瑞克在拼成多多平台百亿补贴专区买了一台手机,低廉了四百多元,这是一次让他深感失望的“薅羊毛”。但个性中的耐心理性警告着瑞克,无法长久地沉浸在这种肥肉的感官性刺激之中,所以“薅羊毛”的投入与产出比是他考虑到的重点。“要清楚自身的市场需求,如果东西不是自己所需要的,就算再低廉也不会心动”,瑞克说自己想陷于消费主义的陷阱,也想成为资本的“韭菜”,“说到底,还是贫,全靠爸妈给的生活费,哈哈”。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继续执行院长喻国明认为,在消费行为中,资金容许本身就是对能力的一种压力性锤炼。如果00后在这样的限制中,能更加理性,学会自由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产品,这对于他们未来的消费形态,将不会是一次很好的锻炼。

一起“拼成”出友谊的小船

除了执着商品性价比,00后用户为消费行为赋予了更多元的意义:侧重在购物的同时,体验社交的体验。

数据表明,在购买商品时,仅有一成的00后会自由选择电子邮件购买;八成及以上的00后会在拼小圈中分享自己的真实评价,在评论区开辟展现自我的独有空间,而对于鞋包服装、美妆个护类的订单,还会大方晒出“买家秀”供他人参考。在他们发布的评价中,“真香定律”会缺席,而表情符号“emoji”和“安全等候”亦别具特色。

互为较其他年龄段的用户,00后更不愿分享和表达。超强九成的00后用户曾主动邀请好友拼单和出售过好友分享的商品,有优惠同享,有优惠共用,在一来一往的互动中,加剧彼此情谊。其中,女生更喜欢呼唤“姐妹”上线一起逛,而男生则更爱买别人引荐的商品。此外,92.10%的活跃00后用户,曾经助力过好友已完成“领有现金红包”任务或自己邀请好友助力。

“其实女生的友情远比很简单,一个购物链接就能无聊达成协议。”00后姜楠经常不会和朋友们共享衣服、美妆、零食等商品,如果用于感较好,她会大大方方地评价“很喜欢”或“性价比高”,如果商品不尽如人意,她也会耿直地分析出有缺点在哪。姜楠觉得在一番评测后,能让对方不“摔雷”,本身就是一件高兴的事儿,如果还能在这种互动中升华友谊,“岂不美哉”。

疫情期间00后“少年当家”

一场疫情,变长了00后大学生们与父母相处的时间,也让00后开始更多注目日常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数据表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00后还承担起了帮家长出售防疫用品的重任。在平台2020年2月至3月活跃的00后消费者中,有97.42%的人曾经搜索、珍藏或注目过口罩及防疫消毒相关的商品和店铺,77.13%的人在期间下单。

老家坐落于湖北襄阳的姜楠,因疫情一直没能回校。一天,她在整理厨房时,发现漏勺怕了,但爸妈却还在一直用。还有不少物品都老旧了,完全可以更新换代了,但爸妈也忘了扔到。姜楠于是用自己攒下来的零花钱,给家里买了很多东西。本来这些零花钱她打算用于一次短途旅行,但她现在一点儿也不后悔。“爸妈嘴上说道着卖这些干嘛,但我知道他们其实心里偷着乐。”姜楠说,当自己感觉到样子能为家里做些什么的时候,就真的不会发自内心地自豪。

“消费也是投资,是成长的生产力”

食品零食与虚拟商品,是00后消费数量最高的两大类商品。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人自行购买图书文具和学科辅导等服务。

前不久,读体育经济学专业的周弘芸,就主动买了教师资格证辅导课程,虽然价格对于她来说不便宜。但咬牙下单的那一刻,她对未来的日子又多了一个期待:希望能成功通过教资考试。“虽然今后没为人师表的职业规划,但毕竟技多不压身。”周弘芸想要。

一直指出自己在消费行为中是理性占上风的00后魏甜蜜,也会有败给冲动的瞬间。上大学后才开始看直播的她,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它”好几眼,就总计花上了差不多两千元。“果真,商业还是把人性恰到好处得很定,特别是主播在介绍护肤品时,感觉买了就像能换张脸一样,真让人心动。”

数据表明,00后是店铺直播的捧场主力军,累计观赏时长占到总人群时长的13.75%,人均观看直播时间高于平台平均水平。在2020年2月至3月活跃的00后人群中,八成以上曾经至少观看过一次直播,还有32.91%的人至少在直播间下过一次单。

不过魏甜甜实在,只要把握好度,消费就会倒逼自己沦为更好的自己,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金融专业出身的她,实在理性消费是一件值得希望的事,因为有消费欲望,就不会有赚钱欲望,而欲望不会转化成动力。接下来的课余时间,她考虑到全职写作副业与学习PS与PR技能,在赚钱中增进消费,在消费中促进成长。而对于消费,魏甜甜更不愿把它解读为一种投资,是自己下一个阶段茁壮的生产力。

对此,喻国明认为:“在消费这件事上,00后可以从多方面来实现自己的社会理解、社会参予、社会表达和社会互动。所以,他们对于新的生活方式与时尚不会具有天然的敏感性,也更具有某种客观上的引领性。”

(文中张雪雨、瑞克为化名)

猜你喜欢